在爱的世界里,没有谁对不起谁,知有谁不懂得珍惜谁! 在生活中,真正的强者,不是没有眼泪的人,而是含着眼泪奔跑的人! 短篇文章 经典文章阅读网

实用查询| 网址导航| 手机访问 | 经典菜谱 | 收藏本站 | 我要投稿 | 繁体中文 | RSS

双击页面滚屏 发布日期:12年08月10日
这是心底的说话 发布者: admin

 【有个师妹叫猪仔】
  在大城在小城,骑着单车或而今过度供懒人便利的助力车大街小巷穿梭,是心间一直的情结。
  生活的无奈与繁琐,逼得我失去了梦想,甚至忘记这个爱好。
  那晚,你不够谨慎的车技一如你的性格,大气、敢爱敢恨。尽管横冲直撞的助力车上载着我与我女儿我侄儿三人,在小城里感受美丽夜景,嗅觉上的享受或排斥,咱俩这种一如当年的肆无忌惮,在后座上,我的心还是开了花。
  我的突然来访令你忙乱了,具体是桐与韩的忽然加入。生活让你劳累,让你忘记可以有情趣去享受你在城市的便利与美好。你不会计划我们的去处,你老公听话的配合,让我很感动。我最开心的不是他放你跟我走,而是这份在你口中不够满足的感情里,你其实很幸福很富有。围城之外,我的不易你晓得,且让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吧,你真的要好好珍惜。还有对小朋友的照料,你要花多些心思。如此美好的天伦,不论是高富帅还是白富美,有许多人可望不可及。
  南瓜苗与普宁薯粉豆干,远胜于你精心挑选的开铺几年第一次买回的现成甜点、卤水凤爪、鸡汤,或者是桐破天荒豪吃一番的腊肠炒米粉。这份惊喜与满足,足以让我感动很久。我们家的小朋友实在不懂得客气,拉开你铺面销售着的冰柜里百事,分两次拿,一口气就拿掉4瓶。还有临时决定随同,两人穿得比平时还不体面加各一双拖鞋便成行,我实在很抱歉。以后会注意点的。
  最后,谢谢你的朋友!桐的过分捣腾实在让我羞愧,然而见识太多,倒也麻木。人家的大度,人家初识的博爱,你就先帮姐姐垫上适当的回馈吧。
  
  深夜携桐韩在卜蜂莲花速猎,发现弟仍是第一个想买给的人。这个习惯,挤掉一个黄宋秋,又维持下来了。
  桐看中塑料拖鞋,蛮有型的,没号。韩问大姑咱能买玩具泥不?我说不了,刚给你们玩掉一大桶,很浪费,让我再消化一段时间先。
  后来如愿觅到我的小麦馒头,挑了两个牌子。给小朋友豪挑的老徐家各式各样果冻,因方块负责人员准时收工没人称量被迫取消,这一细节,其实很无语。少了一个人,地球就不转动这个笑话本来不该再发生的。可是做人总得豁达。此处爷不供,自有供爷处。宝贝们,这餐先欠着了。
  
  短短一段路程,因为没有公交车,变得很花费。不是弟亲自接送,见一回友人这么动荡,确实不敢轻易碰触。
  
  【据说老了就爱发诸如此类的感叹】
  祖祖辈辈的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渊源,感叹自从有了你便牵挂终生的辛劳之余,还真得感谢再坏再闹再皮再不争气的你每逢是笑脸,便成就我的春天的恩。品味桐韩在旋转梯上笑颜,有感于此。
  
  如何向往繁华都市的便利、尖端、精彩,宁静、博爱、安逸的家始终是心安的港湾。
  
  手机打字用拼音,是巩固电脑用五笔对它们的冷落。作为一个传统潮汕人,我的普通话太需要提高了,拼音准确率最关键。用得多的最近,真的很感慨,必须加油。
  
  要出一趟门,发现自己好忙。平时我老觉得自己特清闲特安逸特幸福。

  如果没有负债,不怕房东要回铺面。没事晒晒阳光,炎夏陪孩子出来玩玩水球(想梁叔叔,他的水球是酗酒。),生活真的挺美好。
  
  四年前没有微博,不能如此轻松第一时间知晓奥运赛况。假若只是感恩生活的进步,那么再难再累,都值得会心一笑。
  
  感情就像健康,维系艰苦,摧毁不费吹灰力。
  
  【心底的说话】
  龙毕业回家开诊所了,逢上史无前例的三打二建。任何一件事,落实在个人身上,担子就重了。
  能力相信他,运气相信他,其它各种辅助因素,相信他的后台。
  我最享受的,是偶尔能够见见面,说说话,一起回忆过去那些事。有时妈一起,荣一起,小妹一起,那样的场景觉得太幸福,甚至觉得是久违的家族荣誉。
  
  村里从6月末的传统潮剧至今的龙舟活动,在极大程度上愉悦、造福了乡人,但是花销,足以吓死很多人。不管怎样,龙舟的举行始终是件好事,盼望年年有人热衷。
  
  最近很不要脸地分别收了吴姨和惠叔各一斤的牛丸牛杂,女洁一件伊利黑米谷粒多,华表的低糖派,罗太的嘉顿手指朱古力,许师从百色邮来的桂七和金煌芒各一件,夏子托曹叔合作商运来的无花果逾十斤,芬姐家深夜的劲辣凉皮,二姑的芒果和龙眼,小姑的哈密瓜与糖果无数。
  李太后期送礼很花心思,次次握住我青睐的要害。上次和小雪来,是排毒的葡萄和我超级热衷的黄皮。今晚和李生来,继上次的铁观音高级香茗之后,挑了家里的许多种茶叶,道是一同分享。这样的受宠若惊太享受,也会在想,李生不知会否被娜姐这种丝毫不推辞都照单全收的劲爽雷倒了?
  
  午餐时夏子发来说贝羽桐必须重新起名,与家里长辈雷同时只好委屈小辈了。我在微信上与她互动,提供了许多个,始终觉得不及先入为主的它。再斟酌。
  下午又与夏子和凡分别在聊,久违的放肆让屏幕这端的某人笑成傻子,表情一定多彩。凡的现实与另类有影响了我,但觉融入不了。
  对凡与猪仔,感情太革命。融合不了的可避免,不安分的可携手。或许因为某程度上的神似?一直觉得她俩再坏再让我伤脑筋,心底一直有股私藏的偏爱。
  换言之,我也是个让许多人伤脑筋的丫头,大伙,对不起了啊。
 
枫叶凡人